“博士入職城管”是否意味著高學歷人才嚴重過剩

2022-04-15 13:04:49
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22/4/15 11:18:09
選擇字號:
“博士入職城管”是否意味著高學歷人才嚴重過剩

 

近日,北京市朝陽區公布了部分公務員考試擬錄用人員名單引起大家熱議,其中一名北大博士入職朝陽區城市管理執法崗著實讓很多人瞠目結舌,城市管理執法崗也就是老百姓常說的城管。另外一些城管崗位、綜合執法崗位的錄取者也是藏龍臥虎,比如倫敦大學學院即英國高校最著名的五所院校之一UCL碩士入職朝陽區東風地區綜合執法崗等。

可以說,城市管理執法崗這一最基層崗位得到北京大學博士的青睞引起了大家的嘆息,我國最高學府的博士難道就貶值至此嗎?

我國博士人才是否嚴重過剩

2021年教育部網站公布了《2020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高等教育“十三五”時期的最后一年即2020年的研究生招生統計,碩士和博士生共110.66萬人,比上年增加增長20.74%,其中博士生11.6萬人。

在“十三五”時期,博士畢業生就業率從2016年的94%逐漸下降到2020年的91%,下降了三個百分點,而待業率則上升了三個百分點。博士畢業生出國工作人數比例相對不高,主要在國外高校與科研機構從事博士后研究。近年來,我國博士畢業生就業率下降與學科門類、專業學位類別緊密相關,如入職高校和科研單位從事教育科研工作的博士畢業生平均就業率最高,超過95%以上,另外醫學類博士畢業生、法學博士畢業生、計算機網絡專業的博士畢業生的就業率也很高,而有些專業如農學博士、社會學博士、文學博士就業率相對較低。

2020年以后新冠疫情對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帶來了巨大壓力,嚴重沖擊著我國就業市場,就業格局和就業模式隨之發生了深刻變化。特別是由于疫情直接導致部分企業倒閉,使得就業崗位減少,就業問題變得異常嚴峻。同時,隨著研究生教育普及以及招生規模的不斷擴張,大量博士研究生畢業后進入社會就業市場也使得就業問題日益嚴峻,博士畢業生整體就業率逐年下降,待業率逐年上升。

其次,博士畢業生對就業地區的選擇具有明顯的區域經濟發展特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該地區和城市的整體經濟實力,以及就業與待遇政策對博士畢業生的吸引程度。

比如,北京市的博士畢業生選擇在北京市就業的人數達到80%,中西部地區的博士畢業生則不然,如中部地區的江西省博士畢業生選擇在江西就業的人數占比僅50%左右,與北京形成鮮明對比。“十三五”時期我國博士畢業生選擇在北京市就業的比例保持在15%左右,與選擇西部地區就業的博士生比例基本持平,反映了中西部地區對國內高層次博士人才政策吸引力度還不夠,同時也反映了博士生的就業價值觀念。從就業去向來看,博士畢業生在高等院校、科研機構、醫療衛生單位就業的比例依然呈現較高比例,但受專業和地域影響較大。

歐美大學博士人才就業去向

美國大學中每年博士學位授予數量超過700人的只有兩所,培養規模最大的高校每年授予博士學位的人數約750人,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等名校都不超過600人。很多人博士畢業后選擇做博后研究是因為博士畢業生喜歡從事科研工作,而大多博士后在研究工作后都能夠成為大學中的正式職員。但隨著美國高??蒲薪涃M日益緊張,大學教職和教師位置越來越少,美國高校博士生就業競爭壓力日趨增大。另外,美國的許多專業博士畢業生在就業上不如碩士畢業生已成為不爭事實,因此美國高校博士生招生數量也日趨下降。

歐洲博洛尼亞進程后建立了學士、碩士、博士三級高等教育模式,即3-5-8模式并進一步完善歐洲學分互認系統,提升了博士生就業的專業儲備。以往英國博士生教育以學術型人才為主要目標,不注重就業能力訓練,博士畢業生對非學術職業缺乏準備。近年來英國大學開始注重對博士生學術知識儲備與產業工作經驗的雙向培養。由此,企業雇主對博士生的應聘將高學歷與工作經歷結合起來,使博士畢業生在就業中擁有了更大的競爭力。

法國的博士畢業生比較青睞于大學教師職位,法國教師職業屬于精英職業,收入穩定但競爭激烈,需要通過法國大學資格委員會的教師資格審訂。另外,公務員職業在法國收入中等但也比較穩定,比較受博士生歡迎。法國企業也為博士生提供了有吸引力的技術崗位,如雷諾公司、索迪斯集團等,但要求博士生有真才實學。在德國,博士畢業生大多成為高等教育、科學研究和其他領域工作的候選人,德國大學、科研機構或企業非常熱衷于留住高層次人才,用較豐厚的待遇吸引全球博士生來德國就業或選擇德國高校任教等,高校教職已成為德國博士生就業領域最受歡迎的崗位。如果德國博士生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沒有找到合適教職的話,則選擇直接向公司求職,如果申請西門子、大眾集團這樣的大公司就職,其競爭機會與高校教職一樣激烈。

可見,歐美大學博士畢業生主要還是以教學科研職位作為主要就職目標,其次才是選擇企業求職。另外,在博士生培養階段已經開始逐漸改變傳統的純學術型人才培養計劃,開始向學術型與技能型結合的博士人才培養轉變,以便為未來的博士就業做好準備。

如何看待我國博士人才就業觀

“博士入職城管”這一現象給我國博士生就業問題敲響了警鐘,撇開公務員屬于鐵飯碗、收入穩定、解決戶口這些現實問題,我國博士畢業生就業尚需轉變地域和專業就業觀念,國家花大力氣培養的高層次人才更應該服務于不同城市、不同地域、不同專業的教育科研第一線。

首先,政府部門、教育管理部門以及培養單位應共同參與建立就業創業動態反饋機制,及時跟蹤博士畢業生的就業情況,適時調整相關就業政策。高校應積極引導博士研究生畢業后到中西部地區就業,同時加大力度解決在經濟欠發達地區、中西部地區就業的博士生待遇問題,為這些博士生提供政策與資金支持力度,切實落實博士畢業生生活待遇,保障就業條件,才能吸引更多博士人才扎根中西部的教學科研單位或企業,促進經濟均衡發展。

其次,從近幾年的就業趨勢來看,博士畢業生的職業選擇日益呈現多元化特征,希望從事技能型與實踐型工作的博士比例逐年增加。因此,高校應積極引導博士畢業生選擇企業時不但考慮國有企業,還可考慮就職民營企業發展,如阿里巴巴、美團等物流企業的技術研發需要大量的實踐型博士生,而且年薪達到百萬,未來幾年更多有實力企業或將成為博士畢業生的熱門去向。

再次,博士畢業生的地域擇業較為濃厚,在北京、上海和其他東部發達城市工作的博士生達到總數的70% 以上,大多博士畢業生青睞在大城市找工作,博士實際就業的地區基本上集中在東部沿海發達地區的大城市。在中小城市工作的博士畢業生占比不足10%,而縣城和鄉鎮農村工作的博士幾乎沒有。尤其是在大城市就職的工科博士專業對口程度較差,在公司企業工作的博士專業對口程度就更低了,而在大城市就職的理科和文科博士業生的對口比例也不高,在40%左右。從工作去向看,博士生比較青睞在政府部門和事業單位工作,雖然我們不能對這一現象做出簡單的判斷,但可以說某種程度上高層次人才資源浪費是毫無疑問地存在,因此博士生培養單位亟需轉變博士畢業生的就業觀念,以最大限度發揮他們的專業所長為導向積極引導我國博士生的就業觀,做到學為所用。

再者,隨著高科技時代競爭和智能制造領域的快速發展,諸如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領域的高層次人才缺口十分巨大,未來綜合國力的競爭說到底是人才的競爭,特別是高層次人才競爭。我國要在高技術領域取得更大的突破離不開大量高技術高層次人才,因此引導工科博士生在擇業時投身先進智能領域勢在必行。

最后,高校還需提升培養過程管理,拓寬博士生課程范圍,強化技能發展與實踐訓練,不僅培養博士生科研創新能力,也要培養他們在非學術界就業的基礎能力,將團隊合作能力、溝通能力和科研成果轉化應用能力與學術研究結合起來,使博士畢業生適應后疫情時代的多元化就業市場需求,避免“北大博士入職城管”這一現象的重演。

(作者趙碩系中國傳媒大學教授)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科學報、科學網、科學新聞雜志”的所有作品,網站轉載,請在正文上方注明來源和作者,且不得對內容作實質性改動;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等新媒體平臺,轉載請聯系授權。郵箱:[email protected]
<script src="/html/js/share.js" type="text/javascript"></script>
 
 打印  發E-mail給: 
    
 

近日,北京市朝陽區公布了部分公務員考試擬錄用人員名單引起大家熱議,其中一名北大博士入職朝陽區城市管理執法崗著實讓很多人瞠目結舌,城市管理執法崗也就是老百姓常說的城管。另外一些城管崗位、綜合執法崗位的錄取者也是藏龍臥虎,比如倫敦大學學院即英國高校最著名的五所院校之一UCL碩士入職朝陽區東風地區綜合執法崗等。

可以說,城市管理執法崗這一最基層崗位得到北京大學博士的青睞引起了大家的嘆息,我國最高學府的博士難道就貶值至此嗎?

我國博士人才是否嚴重過剩

2021年教育部網站公布了《2020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高等教育“十三五”時期的最后一年即2020年的研究生招生統計,碩士和博士生共110.66萬人,比上年增加增長20.74%,其中博士生11.6萬人。

在“十三五”時期,博士畢業生就業率從2016年的94%逐漸下降到2020年的91%,下降了三個百分點,而待業率則上升了三個百分點。博士畢業生出國工作人數比例相對不高,主要在國外高校與科研機構從事博士后研究。近年來,我國博士畢業生就業率下降與學科門類、專業學位類別緊密相關,如入職高校和科研單位從事教育科研工作的博士畢業生平均就業率最高,超過95%以上,另外醫學類博士畢業生、法學博士畢業生、計算機網絡專業的博士畢業生的就業率也很高,而有些專業如農學博士、社會學博士、文學博士就業率相對較低。

2020年以后新冠疫情對我國經濟和社會發展帶來了巨大壓力,嚴重沖擊著我國就業市場,就業格局和就業模式隨之發生了深刻變化。特別是由于疫情直接導致部分企業倒閉,使得就業崗位減少,就業問題變得異常嚴峻。同時,隨著研究生教育普及以及招生規模的不斷擴張,大量博士研究生畢業后進入社會就業市場也使得就業問題日益嚴峻,博士畢業生整體就業率逐年下降,待業率逐年上升。

其次,博士畢業生對就業地區的選擇具有明顯的區域經濟發展特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該地區和城市的整體經濟實力,以及就業與待遇政策對博士畢業生的吸引程度。

比如,北京市的博士畢業生選擇在北京市就業的人數達到80%,中西部地區的博士畢業生則不然,如中部地區的江西省博士畢業生選擇在江西就業的人數占比僅50%左右,與北京形成鮮明對比。“十三五”時期我國博士畢業生選擇在北京市就業的比例保持在15%左右,與選擇西部地區就業的博士生比例基本持平,反映了中西部地區對國內高層次博士人才政策吸引力度還不夠,同時也反映了博士生的就業價值觀念。從就業去向來看,博士畢業生在高等院校、科研機構、醫療衛生單位就業的比例依然呈現較高比例,但受專業和地域影響較大。

歐美大學博士人才就業去向

美國大學中每年博士學位授予數量超過700人的只有兩所,培養規模最大的高校每年授予博士學位的人數約750人,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等名校都不超過600人。很多人博士畢業后選擇做博后研究是因為博士畢業生喜歡從事科研工作,而大多博士后在研究工作后都能夠成為大學中的正式職員。但隨著美國高??蒲薪涃M日益緊張,大學教職和教師位置越來越少,美國高校博士生就業競爭壓力日趨增大。另外,美國的許多專業博士畢業生在就業上不如碩士畢業生已成為不爭事實,因此美國高校博士生招生數量也日趨下降。

歐洲博洛尼亞進程后建立了學士、碩士、博士三級高等教育模式,即3-5-8模式并進一步完善歐洲學分互認系統,提升了博士生就業的專業儲備。以往英國博士生教育以學術型人才為主要目標,不注重就業能力訓練,博士畢業生對非學術職業缺乏準備。近年來英國大學開始注重對博士生學術知識儲備與產業工作經驗的雙向培養。由此,企業雇主對博士生的應聘將高學歷與工作經歷結合起來,使博士畢業生在就業中擁有了更大的競爭力。

法國的博士畢業生比較青睞于大學教師職位,法國教師職業屬于精英職業,收入穩定但競爭激烈,需要通過法國大學資格委員會的教師資格審訂。另外,公務員職業在法國收入中等但也比較穩定,比較受博士生歡迎。法國企業也為博士生提供了有吸引力的技術崗位,如雷諾公司、索迪斯集團等,但要求博士生有真才實學。在德國,博士畢業生大多成為高等教育、科學研究和其他領域工作的候選人,德國大學、科研機構或企業非常熱衷于留住高層次人才,用較豐厚的待遇吸引全球博士生來德國就業或選擇德國高校任教等,高校教職已成為德國博士生就業領域最受歡迎的崗位。如果德國博士生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沒有找到合適教職的話,則選擇直接向公司求職,如果申請西門子、大眾集團這樣的大公司就職,其競爭機會與高校教職一樣激烈。

可見,歐美大學博士畢業生主要還是以教學科研職位作為主要就職目標,其次才是選擇企業求職。另外,在博士生培養階段已經開始逐漸改變傳統的純學術型人才培養計劃,開始向學術型與技能型結合的博士人才培養轉變,以便為未來的博士就業做好準備。

如何看待我國博士人才就業觀

“博士入職城管”這一現象給我國博士生就業問題敲響了警鐘,撇開公務員屬于鐵飯碗、收入穩定、解決戶口這些現實問題,我國博士畢業生就業尚需轉變地域和專業就業觀念,國家花大力氣培養的高層次人才更應該服務于不同城市、不同地域、不同專業的教育科研第一線。

首先,政府部門、教育管理部門以及培養單位應共同參與建立就業創業動態反饋機制,及時跟蹤博士畢業生的就業情況,適時調整相關就業政策。高校應積極引導博士研究生畢業后到中西部地區就業,同時加大力度解決在經濟欠發達地區、中西部地區就業的博士生待遇問題,為這些博士生提供政策與資金支持力度,切實落實博士畢業生生活待遇,保障就業條件,才能吸引更多博士人才扎根中西部的教學科研單位或企業,促進經濟均衡發展。

其次,從近幾年的就業趨勢來看,博士畢業生的職業選擇日益呈現多元化特征,希望從事技能型與實踐型工作的博士比例逐年增加。因此,高校應積極引導博士畢業生選擇企業時不但考慮國有企業,還可考慮就職民營企業發展,如阿里巴巴、美團等物流企業的技術研發需要大量的實踐型博士生,而且年薪達到百萬,未來幾年更多有實力企業或將成為博士畢業生的熱門去向。

再次,博士畢業生的地域擇業較為濃厚,在北京、上海和其他東部發達城市工作的博士生達到總數的70% 以上,大多博士畢業生青睞在大城市找工作,博士實際就業的地區基本上集中在東部沿海發達地區的大城市。在中小城市工作的博士畢業生占比不足10%,而縣城和鄉鎮農村工作的博士幾乎沒有。尤其是在大城市就職的工科博士專業對口程度較差,在公司企業工作的博士專業對口程度就更低了,而在大城市就職的理科和文科博士業生的對口比例也不高,在40%左右。從工作去向看,博士生比較青睞在政府部門和事業單位工作,雖然我們不能對這一現象做出簡單的判斷,但可以說某種程度上高層次人才資源浪費是毫無疑問地存在,因此博士生培養單位亟需轉變博士畢業生的就業觀念,以最大限度發揮他們的專業所長為導向積極引導我國博士生的就業觀,做到學為所用。

再者,隨著高科技時代競爭和智能制造領域的快速發展,諸如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等領域的高層次人才缺口十分巨大,未來綜合國力的競爭說到底是人才的競爭,特別是高層次人才競爭。我國要在高技術領域取得更大的突破離不開大量高技術高層次人才,因此引導工科博士生在擇業時投身先進智能領域勢在必行。

最后,高校還需提升培養過程管理,拓寬博士生課程范圍,強化技能發展與實踐訓練,不僅培養博士生科研創新能力,也要培養他們在非學術界就業的基礎能力,將團隊合作能力、溝通能力和科研成果轉化應用能力與學術研究結合起來,使博士畢業生適應后疫情時代的多元化就業市場需求,避免“北大博士入職城管”這一現象的重演。

(作者趙碩系中國傳媒大學教授)

標簽:

關閉
新聞速遞
免费看三级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