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店究竟有多火 299萬粉絲的小紅書博主告訴你

2022-05-06 10:12:24

現如今,探店究竟有多火?

“找吃的、找喝的、找玩的,我都要先在B站和小紅書上搜一下,參考探店博主的評價之后,再做決定去還是不去。”關注本地探店博主是00后的蔡蔡在社交臺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不管是臟攤、星級餐廳、酒吧或是潮玩店,什么店都能探。”

蔡蔡告訴燃財經,最在B站關注了一位ID為“小緊張的蟲蟲”的美食探店博主。“這個博主在B站有299萬粉絲,發布的與探店相關的視頻播放量分分鐘過百萬。”

在打卡該博主推薦的某餐廳時,蔡蔡發現,老板早已熟練地準備好了博主同款菜,“老板說被視頻吸引來的都是年輕人,且女生居多,現在都忙不過來了。”

除了蔡蔡沉迷的美食探店博主,在小紅書、抖音、微博等社交臺上,包括探店餐飲、潮流店鋪等各種類型的探店博主屢見不鮮。小紅書博主“提提的百寶箱”表示,“不少博主為了創造新鮮感,會去做臟攤探店、面包探店,甚至照相館探店,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博主'探不到'。”

主打探店業務的MCN機構從業者方方告訴燃財經,探店其實是一種相對“古老”的現象,只不過形式一直在不斷地豐富。從圖文到視頻再到直播,隨著技術和傳播生態的變化,探店的大眾關注度也越來越高。

除了形式的多樣化,各大互聯網臺對本地生活的布局,也是探店爆火的另一原因。一方面,探店博主化身“行走種草機”,無論是強調“出片”的圖文,還是各具特色的短視頻、直播,都滿足了年輕群體“云體驗”的需求,不少年輕人早已慣在消費前搜索相關的探店分享。

另一方面,探店博主早已成為了商家的流量密碼。“3000位小紅書探店KOL+1000位抖音本地紅人+大眾點評定投=一個爆火新網紅店。”方方表示,一定程度上,探店博主成了商家向外傳播的重要助力,也為商家帶來了可觀的線上流量。

然而,隨著探店的火爆,MCN機構的相繼入場,也讓這個本應是客觀的群體亂象叢生。博主以差評勒索商家、虛假探店、惡意探店等情況時有發生,無數商家被勒索、被占場、被流量裹挾又被博主拋棄。

“個體商家面對探店博主就是弱勢方。”商家揚子如是說道。而同為商家的楊路也表示,“分享可以,但拒絕探店。”

流量至上的探店博主,似乎正悄悄從商家引流的“良方”變成人人喊打的“毒藥”。

01

探店無處不在“人人都是探店博主,人人都在探店。”方方告訴燃財經,如今,“萬物”皆可成為博主探店的對象。

“每次刷小紅書幾乎都會被種草各種好吃的。”蔡蔡告訴燃財經,最一次被種草是在晚上十點多,看到某博主推薦的燒烤店時,再也忍不住的蔡蔡和朋友選擇了立即下單。

95后的方偉則表示,盡管自己不會輕易被社交臺上的各種美食所誘惑,但卻總會在周末前先打開抖音、快手等短視頻臺,搜索各種戶外展覽、網紅露營地等。“雖然難以分辨博主是否是收費推廣,但一家家打卡下來,遇到'照騙'的同時也會挖到寶藏。”

像蔡蔡和方偉一樣慣先在社交臺搜索,之后被種草再去拔草的消費者越來越多。

在小紅書搜索“探店”,與之相關的筆記超過1456萬篇,而僅在美食探店一類,就囊括了面包甜點、奶茶咖啡、特色餐廳、下午茶等等細分類別。如探店“霸王雪姬奶茶”的小紅書博主“眠眠冰”,單篇帖子點贊量高達1.4萬,評論區里滿是“看起來好好喝”、“好想吃”的回復。

而抖音和“探店”相關的短視頻播放次數已超434億次,除了常見的美食探店,還有室內游樂園探店、海馬體照相館探店等等內容。如探店室內游樂場的抖音博主“胖頭陀吃垮沈陽”,其發布的短視頻點贊量高達34.9萬。

“于是,“不是在探店,就是在去探店的路上”似乎已經成為了探店博主的日常。燃財經觀察到,抖音頭部探店達人“特別烏啦啦”的粉絲量已達1300萬,其4月27日發布的一條探店短視頻,目前已獲得超98萬點贊和6.5萬評論,評論區里也滿是“饞哭了”、“我也想吃”的評論。

標簽: 創造新鮮感 探店究竟有多火 小紅書博主告訴你 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

關閉
新聞速遞
免费看三级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