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原則亮出科技倫理底線

2022-03-24 11:10:57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強科技倫理治理的意見》。作為我國科技倫理治理的又一標志性事件,文件的出臺引發各界熱議。

“隨著我國科技創新的步伐不斷加快,進入更多‘無人區’,將對科技倫理治理帶來更多挑戰、提出更高要求。”3月23日,科技部舉行《關于加強科技倫理治理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新聞發布會,科技部副部長、黨組成員相里斌表示,《意見》填補了我國科技倫理治理的制度空白,是我國國家層面科技倫理治理的第一個指導性文件,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加強科技倫理治理的堅定決心。

黨中央、國務院一直高度重視科技倫理治理。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和五中全會提出“健全科技倫理治理體制”和“健全科技倫理體系”的要求。

相里斌表示,《意見》起草中,就著重把握了確立價值理念、突出問題導向、強化系統部署三個方面,著力解決我國科技倫理治理體制機制不健全、制度不完善、領域發展不均衡等問題,提出加強科技倫理治理的重大舉措。

五大原則亮出科技倫理底線

《意見》不僅確立了我國科技倫理治理的指導思想,也提出了加強科技倫理治理的5項基本要求,即:倫理先行、依法依規、敏捷治理、立足國情、開放合作。

值得關注的是,《意見》還明確了開展科技活動應當遵循的5項科技倫理原則——增進人類福祉、尊重生命權利、堅持公平公正、合理控制風險、保持公開透明,彰顯了中國加強科技倫理治理的立場和態度。

“這5項科技倫理原則,不僅是我國科技活動中應遵循的價值理念和恪守的行為規范,也是我們和國際社會科學共同體能有共同對話語境的基礎。”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委員翟曉梅回答科技日報記者提問時說,《意見》將“增進人類福祉”作為科技倫理的首要原則,是因為增進人類的福祉是科技發展的原動力,是“科技向善”的核心要求。

談到“尊重生命權利”原則,翟曉梅認為,這包含了尊重人的生存權和人格尊嚴。“由于科學技術的滲透性,其與整個社會和社會公眾息息相關,建立利益攸關方合理的參與機制、信息披露機制是十分必要的。”她說,公開透明的方式可將研究工作置于陽光下,置于全社會的視野和監督中。

匯聚科技倫理治理的強大合力

在相里斌看來,《意見》提出了很多亮點措施。比如,構建了科技倫理治理體制,對科技倫理治理制度建設進行總體設計;系統提出科技倫理審查和監管措施,加強科技倫理風險預警和防控……

“科技倫理治理工作涉及面廣、參與主體多,需要形成全社會推進科技倫理治理的強大合力。”科技部科技監督與誠信建設司司長戴國慶解釋說,政府部門要著力構建多方參與、協同共治的科技倫理治理體制機制,從事科技活動的高等學校、科研機構、醫療衛生機構、企業等承擔科技倫理管理主體責任,科技類社會團體要積極發揮教育引導和行業自律作用,科技人員則要自覺遵守科技倫理要求。

針對《意見》提及的強化科技倫理審查和監管,戴國慶表示,借鑒國際通行做法,《意見》對我國科技倫理審查體系作出了規定。

具體而言,由從事科技活動的單位負責相關的倫理審查,后續還將探索建立專業性、區域性科技倫理審查中心及科技倫理(審查)委員會認證機制;對科技倫理高風險科技活動,建立審查加復核機制;健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等緊急狀態下的科技倫理應急審查機制;對國際合作研究活動倫理審查作出專門規定。

不僅如此,《意見》還對科技倫理監管體系作出整體設計,明確了不同主體的監管職責分工和主要任務內容。其中提到,各地方和相關行業主管部門建立科技倫理監管制度,明確監管職責和監管流程;從事科技活動的單位要對本單位開展的科技活動,進行全流程科技倫理監管。國家科技倫理委員會研究制定科技倫理高風險科技活動清單,建立科技倫理(審查)委員會、科技倫理高風險科技活動登記制度,為監管提供條件支撐。

(記者劉垠)

標簽: 科技倫理 科技創新 重大舉措 科技活動

關閉
新聞速遞
免费看三级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