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信號!大熱賽道這一項目密集開工 產能過剩真的要來了?權威機構警告:或進入惡性循環!

2022-03-24 20:12:43

過去很長時間里,光伏行業一直是專業化廠商與一體化廠商并存的格局,前者專注于行業的一個或者兩個環節,把產品做到極致,后者進行全產業鏈布局,產品從硅片、電池延伸至組件,最大程度實現了利潤的內部留存。然而,這一格局似乎正被打破,一體化正成為主流。

記者注意到,近期,多個光伏一體化項目相繼開工,硅料五強之一的東方希望斥資在寧夏投建循環經濟全產業鏈項目,形成從上游多晶硅至下游組件的全覆蓋。此外,隆基、晶科、晶澳等老牌的一體化龍頭也披露了擴產計劃,擴大一體化產能優勢。

此番光伏一體化項目密集落地背后,也加劇了市場對產能過剩危機的擔憂,上周,行業權威機構警告稱,硅料或再度進入供需錯配的惡性循環。與此同時,一體化項目也悄然改變著國內的光伏產業版圖,山西、甘肅等新晉區域正成為光伏投資的新熱土。

一體化光伏項目密集開工

進入2022年,光伏大項目投資依然熱度不減,并且呈現出一體化產能布局加速的特征。

3月18日,東方希望寧夏晶體新能源材料項目啟動,其中一期項目規劃建設年產12.5萬噸多晶硅、14.5萬噸工業硅以及10GW單晶、10GW切片、10GW電池、25GW組件等。最終將建成年產40萬噸高純晶硅、49萬噸工業硅以及單晶、硅片、電池片、電池組件的上下游一體化全產業鏈項目。

時隔兩日,寶豐集團旗下甘肅酒泉瓜州寶豐多晶硅上下游協同項目開工,根據寶豐集團與甘肅酒泉政府簽訂的協議,該項目包括年產35萬噸工業硅、30萬噸多晶硅、50GW拉晶切片、30GW光伏組件,以及15GW光伏和風力電站。

東方希望是一線硅料企業,而寶豐集團則是首次涉足光伏制造環節。從近期光伏企業布局調整來看,上游多晶硅是實現一體化布局的核心一環,畢竟2020年下半年以來,硅料供應偏緊、價格飆漲的情況仍令下游廠商心有余悸。

這里也有兩個典型企業,一是中來股份,公司計劃在山西太原古交市牽頭投建年產20萬噸工業硅及年產10萬噸高純多晶硅項目。項目建設總周期約5年,分兩期建設,總投資約140億元,其中一期項目投資額約43億元。中來股份當前業務涉及光伏電池、組件、背板等。

另外一家是上機數控,公司擬在內蒙古包頭市固陽縣投資建設進行年產15萬噸高純工業硅及10萬噸高純晶硅生產項目,以拓展新的硅料供應渠道;此前,上機數控已參股保利協鑫30萬噸顆粒硅項目,上機數控是硅片市場新玩家之一,公司現有單晶硅產能達到30GW。

除此之外,隆基、晶科、晶澳等老牌廠商也紛紛砸下重金擴充一體化產能。其中,隆基195億元擴建20GW單晶硅棒和切片項目、30GW高效單晶電池項目及5GW高效光伏組件項目;晶科能源208億元擴建30GW單晶拉棒項目及24GW組件項目等;晶澳計劃投入100億元擴建不低于10GW電池、5GW組件等項目。

值得一提的是,通威股份向來標榜專業化定位,業務聚焦硅料、電池兩大板塊。近日,行業媒體PV-Tech發文預測了通威股份在2025年成為全球首家垂直整合型頭部組件供應商的可能性。背景之一在于,根據該機構預測,通威今年將躋身硅片產能前十,組件產能前十五。

記者注意到,不久前,通威股份完成了120億元的可轉債募資,募投項目之一是15GW單晶拉棒切方項目,市場對于通威是否會大規模涉足硅片等其他環節浮想聯翩。在招商固收團隊的一份研報中,明確將通威股份形容為“逐步走向一體化的硅料龍頭”。

權威機構警告過剩危機

從當前形勢看,頭部組件廠商多數已構建起了一體化的產能格局,一線硅料廠商也在向下游環節擴張,一體化風頭正盛。就一體化、專業化孰優孰劣而言,一體化可以最大程度的把利潤留存在企業內部,正如去年硅料價格飆漲時,可以說全行業都在為硅料廠“打工”;再比如,硅片毛利率一度高達30%,拿走了產業鏈的大部分利潤,下游專業化廠商一度舉步維艱。

一位受訪的專業化廠商人士向記者表示,雖然有的廠商認為打通產業鏈能夠提高企業的抗風險能力,但現在還難以分辨專業化、一體化布局哪一種更具優勢?!皩I化布局更有利于企業的創造力、產品持續改進的能力;一體化廠商的產品都是內部使用消化,對于創新和更低成本的追求要弱一些,畢竟專業化廠商的產品是要賣出去的?!?

記者致電通威股份,公司人士回應稱,從長遠來看,公司更看好專業化布局?!爱斎?,作為行業參與者,我們不可能摒棄任何一個環節的技術而去單獨考慮其他環節的發展,比如,電池技術要和下游封裝技術結合,以及電池能否在終端封裝后達到預期都是需要研發跟進的?!?/p>

在采訪中,業內人士向記者反饋說,專業化廠商雖然也存在,但話語權正在減弱并受到一定限制,在激烈競爭下利潤保障面臨一定挑戰。不過,光伏企業實施一體化布局,擺在面前的一個重要問題是,一旦涉足下游領域就可能與曾經的客戶產生直接競爭關系。

這樣的情況已屢見不鮮,隆基股份過去聚焦于硅片環節,2020年前后,公司迅速做大了組件業務,并登上全球組件出貨量榜首的位置,不過,這也令其與曾經的電池、組件客戶產生競爭,因此,市場一度呼喚獨立的第三方硅片供應商。再比如,京運通擴展硅片業務后,單晶爐業務開始收縮外銷規模,轉為自用為主,也是因為與過去的客戶存在潛在的直接競爭。

光伏企業一體化布局加速了各環節的產能擴張,特別是在硅料端。上周,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硅業分會罕見發出警告稱,一旦硅料過于求,極易出現較長時間成本價格倒掛的極端情況,進而再次進入行業資金投入不足、供需嚴重錯配的惡性循環,加劇市場無序競爭。

根據硅業分會的測算,當前新建、擬建硅料產能總增量為350萬噸/年左右,2025年終端需求樂觀預計400GW,硅料需求量約150萬噸,相比2021年需求增量約90萬噸,擴建產能增量明顯大于需求增量。

對于潛在的硅料產能過剩情況,一家頭部硅料廠商人士的回應顯得十分淡定?!俺斯枇弦酝?,其他環節的規劃產能同樣面臨過剩風險;另外,規劃產能在落地過程中還面臨諸多不確定性,特別是對于新進入者而言,硅料項目從開工到產能爬坡、完全釋放至少要2年時間,期間還會面臨行業是否有充足人才、核心設備供應等問題,據我所知,因核心設備得不到滿足而推遲投產的情況已有先例?!?/strong>

地方新勢力漸次崛起

光伏一體化格局深化的背景下,國內光伏產業的區域版圖也在發生重大變化。過去,由于云南、四川水電資源豐富,電力成本低,而硅料、拉棒等制造環節又是耗電大戶,所以不少光伏項目都布局在這里;另外,江蘇、安徽等地也聚集了一大批光伏電池、組件企業。

從已披露的光伏項目來看,山西、甘肅等并非傳統光伏產業強省的地區正在崛起,同時,新規劃建設的硅料項目有不少選址內蒙、新疆等地,中國的的光伏產業版圖悄然生變。

山西的情況比較有代表性,去年10月,宇晶股份曾表示,將與其他合作方共同出資在太原市設立控股子公司,擬作為公司將來在太原市開展大尺寸硅棒、單晶硅片研發、生產與智能制造項目的運營主體。不過,本月初,宇晶股份再度公告稱,由于投資項目屬于高耗能項目,擬投項目所在地能耗指標比較緊張,投資項目并無實質性進展,公司擬終止本次對外投資。

事實上,宇晶股份終止在太原的投資幾天后,中來股份披露了上述在太原投建工業硅和多晶硅項目的計劃。而在此前,中來股份年產16GW高效單晶電池智能工廠項目已落地山西。

山西的身影之所以如此活躍源于2020年12月的一份文件,彼時,山西省工信廳發布了《山西省光伏制造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2020-2022年)》,提出以晉中、呂梁、長治為重點,整合提升硅片、電池片、組件等光伏制造產業鏈,打造光伏制造全產業鏈生態體系。根據去年底的信息,山西綜改示范區計劃打造千億級光伏產業鏈集群。

記者注意到,國內光伏產業版圖變陣背后,多個省份出臺了鼓勵、支持新能源、新材料產業發展的政策。甘肅在《關于培育壯大新能源產業鏈的意見》中提出,依托河西走廊清潔能源基地建設,引導光伏制造企業向園區集中;《寧夏光伏產業規劃(2021年-2030年)》顯示,到2030年,全區多晶硅、單晶硅、電池、組件等環節產能達到40萬噸、200GW、50GW、50GW。

針對這一情況,業內人士也向記者傳遞了另一種觀點?!皣乙呀洶压夥b機指標的審批權下放到地方政府,各地根據當地電力消納情況進行競爭性資源配置,頭部企業為獲得指標競爭非常激烈,要想獲得更大的市場占有率,就需要和地方政府進行資源轉換,企業去投資從而換取地方的光伏裝機指標?!?/p>

事實上,這一觀點在近期的多個一體化項目投資中也得到了印證,寶豐集團與甘肅酒泉的合作中就配套了15GW的光伏和風力電站;上機數控投資的硅料項目中也明確,固陽縣政府給予公司配備總量3.8GW光伏電站指標和1.7GW風電電站指標。

(文章來源:e公司)

標簽: 產能過剩 權威機構 惡性循環

關閉
新聞速遞
免费看三级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