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G商用價值探索加速 今年將重點推進技術研究走向愿景落地

2022-03-25 05:24:53

以6G為代表的下一代移動通信技術是目前各方關注焦點和研究熱點,傳統通信技術強國、全球領先的運營商和技術公司、相關研究機構都已加入6G研發的行列。

3月22日-24日,“第二屆全球6G技術大會”在線上召開,會上專家表示,6G預期將在2030年左右開始商用,未來3-5年將是6G研發的關鍵窗口期?,F階段處于5G商用推進與6G研究布局的疊加期,6G將憑借更泛在的連接、更大的傳輸帶寬、更低的端到端時延、更高的可靠性和確定性以及更智能化的網絡特性,彌補5G技術的空間范圍受限和垂直行業應用難落地的不足。未來還需要大力推進5G商用成熟和技術演進,為發展好6G架橋鋪路。

全球加緊布局6G研究

目前,世界主要國家和地區均已啟動6G研究,通過加大資金投入布局科研項目等措施,推進6G創新技術研發。過去一年來,全球6G 技術多面突破,正呈加速發展趨勢。

歐盟在提出相對清晰的規劃路線圖后,又在去年12月宣布撥款2.4億歐元推出首個大規模6G研究和創新計劃;計劃“在2028年實現全球首個6G商業用”的韓國政府,在去年6月宣布,在2025年前投資2200 億韓元開發和標準化6G 核心技術;日本也已組成官民聯盟,并計劃在今年6月向國際會議提交6G國際標準草案;美國電信行業協會已成立“6G聯盟”,統籌行業科技巨頭推動美國在下一個通信發展周期(10年)內,實現6G乃至7G領域的全球領先地位。

科技部副部長相里斌在會上指出,目前6G移動通信處于孕育的初期,愿景需求尚未確定,關鍵技術未形成產業界共識,相關研究正處在百家爭鳴的階段,6G技術從學術研究走向產業愿景需要一個過程,而2022年是這個過程的關鍵一年。

中國一直高度重視6G發展。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的最新數據,當前6G通信技術領域全球專利申請量超過3.8萬項。其中,中國的專利申請占比達35%,居全球首位。今年年初發布的《“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提出,前瞻布局6G網絡技術儲備,加大6G技術研發支持力度,積極參與推動6G國際標準化工作。

據了解,中國移動已在去年6月成立未來研究院,致力于6G 基礎研究。中國電信也與清華大學共同設立下一代互聯網技術聯合研究中心,將圍繞云網融合、6G、人工智能、安全、量子科技等領域加快創新步伐。中國聯通在今年3月的業績說明會上也透露,正在開展5G-A和6G技術的跟蹤研究,積極在6G業務需求與愿景、頻率使用、高頻通信、智能超表面、通信感知融合等領域進行研究。

中國6G有望在2030年實現商用

會上專家普遍預測,6G將在2025年左右啟動相應標準化工作,2030年左右實現商用。但目前公眾仍有疑惑,5G技術的愿景尚未全部實現,6G的推進是否操之過急?

對此,工業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發展司一級巡視員劉郁林指出,當前6G發展正處于愿景需求形成的關鍵時期,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形成合力。一是聚焦愿景需求研究,形成更加廣泛的共識;二是加快關鍵技術創新,奠定6G發展技術基礎;三是深化國際交流合作,維護全球統一6G標準;四是統籌5G和6G發展,充分釋放5G發展潛力。

中國工程院院士、未來移動通信論壇理事長鄔賀銓表示,6G已經成為國家戰略競爭的高地,但目前仍缺乏創新性的技術積累,需要下決心做長期的顛覆性的原創技術研究, 同時還要筑牢5G的基礎,推動中國5G網絡及其應用的成功是6G研究的動力,需要從5G的應用挖掘市場,一些的技術也可以提前用到5G來檢驗。

對于未來的應用落地,鄔賀銓認為,應當把研究重點放在To B的行業應用。

“當前5G并沒有針對To B的應用做重點的研究,而是將5G To C的系統架構和設備直接搬到5G To B,這樣既不科學也不合理?!编w賀銓表示,6G因為頻率高和帶寬大,基站能夠下沉到車間,中小企業都有可能在生產現場部署基站,所以工業互聯網應該成為6G的研究重點,需要更重視低時延和確定性的要求,在架構和管理上提出創新的方案。

中國電信研究院移動與終端技術研究所所長王慶揚指出,目前5G在行業應用方面仍然在摸索和推進,最大的收獲是增進了行業和產業間的相互了解,建立了初步的商業模式,產生了初步的規模效應。未來制定6G標準之前,需要思考6G在網絡架構上如何滿足各行業的數字化轉型需求。

會上發布的總體白皮書《ICDT融合下的6G網絡2.0》顯示,6G的發展必然帶來移動通信技術、計算機技術、人工智能與大數據技術(ICDT)融合產業形態,形成以集成電路、基礎軟硬件為上游,以信息處理基礎設施、能力平臺和終端為中游,升級的To C、To B和To G應用為下游的產業新格局。

星地融合擴大網絡覆蓋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工信部最新數據,中國已累計建成開通5G基站超過142.5萬座,今年還將力爭超過200萬座。未來6G網絡應當如何部署建設,也成為討論熱點。

東南大學信息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洪偉的看法是,最具革命性的進步將是中低軌衛星網絡與地面后5G網絡的融合。

目前,《“十四五”數字經濟發展規劃》已經將“加速空間信息基礎設施升級”列入升級工程,要求提升衛星通信、衛星遙感、衛星導航定位系統的支撐能力,構建全球覆蓋、高效運行的通信、遙感、導航空間基礎設施體系。

鄔賀銓指出,在地球表面移動通信的面積覆蓋率僅有6%左右,近94%的面積還沒有覆蓋,但這94%的面積覆蓋了6%的人口,用傳統的移動通信技術去覆蓋顯然是不經濟的。需要整合已有的地面網絡和包括低軌衛星通信在內的非地面網絡,提供全球覆蓋,為不發達的地區提供更好的網絡連接。

中興通訊6G接入網架構負責人、技術研究首席專家謝峰認為,從5G到6G,甚至未來的7G、8G,每一代都有巨大的投入,組網建設不應推倒重來,需要保持穩定的可持續服務能力,推進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平滑演進,至少是多路線演進。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標簽: 通信技術

關閉
新聞速遞
免费看三级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