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專題:股債市場的外資流出壓力有多大?

2022-03-25 07:04:42

2022 年2 月跨境資金流動顯現凈流出壓力。銀行代客凈結匯規模環比下行超過80%至25.67 億美元;銀行代客證券投資凈結匯規模錄得-27.11 億美元逆差;2月份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錄得逆差-64.80 億美元,銀行代客證券投資收付款錄得-323.06 億美元的逆差,創下2010 年以來最大規模的單月赤字。

本幣與外幣的拆分:2 月以外幣結算的銀行代客涉外收支差額為187.33 億美元,將證券投資項目做幣種拆分:外幣證券投資收支差額為-140.54 億美元,以人民幣結算的證券投資收支差額為-182.52 億美元(陸股通和債券通資金)。

股票和債券的拆分:2 月份本幣結算證券投資逆差主要由債券減持貢獻、北向資金流出還未體現在跨境資金流動中。2022 年年內陸港通資金已經轉為凈流出395.65 億元,股票市場的跨境資金凈流出將會體現在3 月份銀行結售匯和涉外收付款數據上,預示著隨著美聯儲正式開始加息進程,并且不排除未來單次加息幅度達到50 個BP 的可能,未來6 個月內證券投資賬戶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或增大。

評估跨境資金流出的壓力:從經濟基本面對比、貿易條件和資金流動角度判斷,人民幣對美元單邊匯率從2021 年11 月之后存在高估,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水平應位于6.40-6.50 區間,但是與2019 年底相比,人民幣也是顯著升值的幣種,今年人民幣匯率向均衡匯率的回歸不意味著貶值趨勢的開始。

債券通:中美利差持續收窄。從債券通來看,影響境外機構持有中債的重要因素是中美利差的變化。而且實際上,中美利差的變化領先外資持債的變化。(1)隨著中美利差收窄,外資買入中債的速度同步下降;(2)中美利差觸及拐點之后才是外資持債的拐點。

陸股通:美元指數強勢上漲。影響證券投資賬戶下股票市場跨境資金流動的是境內外套息“利差”以及美元指數漲跌,而非人民幣匯率波動。

風險提示:(1)美聯儲貨幣政策緊縮路徑超預期發展;(2)全球通脹水平超預期甚至“滯脹”風險或重塑貨幣政策周期;(3)中國央行貨幣政策路徑還存在不確定性。

(文章來源:德邦證券)

標簽: 跨境資金流動

關閉
新聞速遞
免费看三级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